吟游诗人A.B

Cp博爱
近期小英雄/fate/灵能/凹凸
这里吟游
Plus Ultra!

头像系列更新

爆豪的榴莲头和坏笑脸真难画

本来想贴一张白痴脸电气,但是完全不会画……

忽然想摸一套头像

板绘新手,ps使用练习中,只能画个爽图

作为人物把控的练习

看心情不定期更新

【花泽百分百】
实在按不住画内八的手了。。果然内八才是本色(并不)!
尝试着给花泽小天使换了套衣服。。唔,还是熟悉的粉绿配色(没错就是照着毛衣的颜色画的)
然后就发现不上色根本认不出来是谁。。不知为何手机拍上色版相当的糊。。qAq
经过了樱威理发馆(笑)的修剪辉辉终于变成了短发,那一刻辉厨喜极而泣
然而长毛也很帅的(严肃)
这种在小混混和温柔模式切换简直不能再萌
希望以后有更多的粮吃ww以及学会用板子
骨头社爸爸,求第二季啊,一季完全不够看!

从前有一个辉厨,他觉得辉辉的粮好少,于是按不住麒麟臂了
大大们求产辉辉的粮啊!内八多么萌qwq
【来自某至今也不知道龙套小天使的眼睛该怎么画的手残】

【摸鱼】
时隔很久的冒泡。最近跳进了hp的大坑。记得很小的时候读过原著,现在想要重读却发现手边只有英文版。。因而很多细节都忘记了。希望能在坑里捡起来(默默啃英文原著中)总之,进来了估计就出不去了(笑)目前吃Drarry和官配GGAD
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看过几部电影,但是看电影第一眼就喜欢上小龙了,draco敲——可爱!(比心)
因此奉上少爷的笑容一只。有想要画全员人设的意愿,然而估计时间不充裕。。看情况啦~
好久没摸鱼手生不要嫌弃我啊(捂脸)各种(也许被我遗漏的)细节请意会
少爷,你的发型好难画

看完第三季以后简直悲痛欲绝。。P姐不要走啊嘤嘤。。
然后就不幸被A哥帅炸。。我觉得我要入AB家暴大坑了。。A哥即使反派也好病娇也好。。道理我都懂,但是真心帅炸!
于是就久违地摸了张鱼。。画渣求轻喷。。花纹勿考证。。背景神马的以后再说了www

【红莲默示录】chapter 1

啊,果然写长篇就是很累……的确很长,现在还完全没有开始呢(笑)

总之食用愉快……这绝对不是恐怖向,我保证。

弟弟君还活的好好的哟。。顺便说一句,最大的主角估计下章能小露一个脸。

(细节控的lo主已经死在键盘上)

那么接下来进入正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红莲默示录】

Chapter 1     酒吧兄弟

 

在某个名为特里斯坦的小镇,天色开始黑了下来。

方才还占据了一半天空的夕阳现在被静谧的黑色代替。数点繁星依次从不同的地方灵动地闪烁起来,连缀成了接下来将要成为夜晚主色调的无数星图。

这样的黑夜应当是沉默的。每一个见到这幅景色的人都应当如是想到。的确,沉默的夜空配上沉默的小镇,似乎才是门当户对的情景。

但是今夜的特里斯坦并未像我们所料想的那样早早睡去。镇上的灯光忽明忽暗,不时传出来人们的笑声和说话声,看来夜晚的特里斯坦人依然固守着白天的豪放与精力充沛,并没有因为夜晚的降临而感到无精打采。

如果循着声音找去,我们会惊奇地发现:镇上最大的声源竟是一个看上去略显破败的小屋。小屋看上去矮矮小小,窗户上破了一个洞,虽然有修补的痕迹,但是如果贴近去看,还是有风在嘶嘶作响地从狭小的裂缝中挤过。小屋旁边堆起了一些闲置的杂物,不过不知是谁把这些杂物用小桶分门别类地装了起来,连一把缺了角的斧头都端端正正地嵌在地上。屋檐旁的挂钩上点起了两盏灯,灯光把斧柄的影子拉的老长。

如果我们再稍微仔细一点,不难在两盏灯中间的位置找到一个有些裂纹的木头牌子,上面歪歪扭扭地刻着几个大字。字刻得不是很深,但是依然在灯光下能够看得清清楚楚:

【RIDDLE】

没错,这间破旧的小屋,正是特里斯坦镇最红火的酒吧——【RIDDLE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“老板,麻烦这桌来份苹果派!”

“小伙子,给我来杯啤酒——没错没错,最大杯。”

“这边要一份奶油蘑菇面!”

【RIDDLE】酒吧中人声鼎沸,不大的空间里红红火火地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。店最门口坐着的小哥看起来文文气气,沉默地吃着自己的那份派;邻桌的大光头脑袋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,似乎是哪里来的雇佣兵;最左边那个身材火爆的女子——

“哎哎,来啦来啦,稍等一下,马上就好哟~”

一个略显轻佻的声音从一旁愉快地传了出来。紧接着,从厨房的小门里走出一个高挑的年轻男子,手上端着一个托盘,上面摆满了各色各样的美食。紧接着,他就凭借记忆力将手中的食物甩给不同的顾客。十有八九都是准的,倒不是因为他不想记每桌点好的菜,只不过是因为忙不过来,不过他也因此得以练就了一手好记性。他端菜的时候总能玩出新鲜花样,不论怎么抛,菜盘都能稳稳地落在它的目的地,引得新来的食客一阵惊叹。

“特拉玛斯好小子,你要稳住啊,我可不想顶着一头奶油回家。”有位客人显然和正忙着花式抛菜盘子的老板蛮熟,不禁笑着开口说道。

“嘿,奥尔弗大叔,你都认识我那么久了,还不知道我的技术?”

被称为特拉玛斯的红发男子把最后一杯啤酒熟练地推到客人桌上,转过头冲奥尔弗咧嘴一笑。灯光之下,他微乱的红发看起来格外耀眼,一双精神饱满的红瞳也跟着熠熠生辉,露出右眼下四颗小小的痣。

“啧,不管认识你多久,看着你上菜都还是很担心啊……你为啥不去演杂技?”

“别嘲笑我了,那累人的活儿不适合我。”特拉玛斯甩了甩手,“况且就我看来,还是在酒吧甩盘子看起来比较帅。”

说完他装模作样地抹了把头发,引得客人们一阵发笑。不过恕我直言,特拉玛斯老板长得的确不赖。

“你这性格跟你那严肃的好弟弟差的可真多。”奥尔弗叹了口气,“话说你们两个真的是兄弟俩么?”

“货真价实,如假包换!”特拉玛斯笑了,面向奥尔弗拍了拍自己的胸脯,“歌革玛赫家的血脉不会说谎!”

“特里,今天有什么好喝的饮料没有?”奥尔弗身旁坐着的斗篷男忽然开口说道,显然也是熟人。

“啊你倒是提醒我了。”特拉玛斯一拍脑门,“当然有!最近我又调出新酒来了,要不要尝尝鲜?”

“要。当然要。”斗篷男和奥尔弗相视一笑,异口同声地说道。特拉玛斯可是小镇上最好的调酒师。不过他经常不按常理出牌,喜欢自己把各种酒兑来兑去,整出一些新颖的小玩意儿来,但是总能让人眼前一亮。不管怎么说,味道绝对有保证。

“ok,那稍等一会儿,还有一波菜没上。”特拉玛斯随即扭头冲后厨喊了一句,“奥德,奶油蘑菇面和香肠卷还要多久?”

“很快就好,稍等一下。”后厨传来一个低沉而稳重的声音,“另外,你的滤冰器还在厨房里,你得进来自己拿,我腾不出手来了。”

“了解,马上就来!”特拉玛斯回头又喊了一句。

“你不让奥德玛顿出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吗?”奥尔弗提议道,“我看他成天都窝在厨房里,都快发霉了。”

“我马上就叫他出来。”红发男子笃定地说道,“马上就要打烊了,打烊前我会把酒调好。你们等等啊,我去拿东西。”

紧接着他就冲进了厨房。不一会儿,厨房的帘子掀开了。首先钻出来的是抓着自己落在厨房里的滤冰器的特拉玛斯,后面跟着走出来了一个端着两个盘子的高大男子。和特拉玛斯一样的红发红瞳,只是把头发梳成了整齐的背头,过长的部分在脑后扎了起来。他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颇为严肃。

他把盘子稳稳地放在相应客人的桌子上,礼节性地鞠了个躬,然后回头看着两位熟客:“我哥哥真是承蒙您关照了。他前两天其实打碎了一个盘子,幸好还没盛菜,不过砸到了自己的脚。”

看着奥尔弗和斗篷男难忍的笑意,特拉玛斯翻了个白眼。

“奥德,你不用时时刻刻都要吐槽我——”他试图用语言反抗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男子。

“那是因为你实在太蠢了,哥哥。”奥德玛顿精辟地总结道,然后习惯性地推了推眼镜。

客人们哄地笑了起来。特拉玛斯一副吃瘪了的表情,恶狠狠地白了弟弟一眼。虽然他说的也许是事实。

“奥德玛顿,其实你不用总是那么严肃……放松点。”奥尔弗笑着拍拍高大男子的肩膀,“另外,看好你哥,小心他把你的厨房掀了。”

“我才不会掀厨房!”特拉玛斯瘪着嘴嘟囔了两声,然后默默打消了掀厨房的念头。看着弟弟和熟客们正在揭自己的黑历史,他干脆假装这些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,赌气拿着他心爱的滤冰器走到酒柜后面,掏出几个杯子和一个黄澄澄的柠檬。

奥德玛顿见状跟着走过去,把特拉玛斯正在四处翻找而未果的一排调酒器从柜子下方扛了出来,掸掸上面的灰,然后递给了自家哥哥。

特拉玛斯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看着弟弟,然后神气地抽出夹在角落里的量杯,全然不顾弟弟一脸鄙视的表情。

“好了,亲爱的各位客人,你们将要见到的是特拉玛斯·歌革玛赫为你们献上的打烊礼物——今天的酒品是【特里斯坦的黄昏】。”

他娴熟地从酒柜上翻找出一瓶又一瓶的酒,然后在手中旋转各式各样的调酒器,把不同颜色的液体混合在一起。客人们欣赏地看着这一景象。特拉玛斯调酒的确是好喝又好看,杯子在他的手中上下翻飞,像是偏偏起舞的蝴蝶。五颜六色的酒液在灯光下旋转出瑰丽的色彩。

他将一片柠檬小心翼翼地嵌在杯沿,吹了声口哨,然后把如琥珀般透亮的鸡尾酒甩在了斗篷男的桌上。

“慢用,我的客人。”他深深鞠了个躬。

店里的新客人都有些羡慕地看着斗篷男眯着眼睛享受那杯鸡尾酒。老板的作品不是所有人都能喝到的——主要看心情。

特拉玛斯拉了个板凳坐在奥尔弗对面等待斗篷男的感想,奥德玛顿也跟着坐了过来。

“哦,真是享受。”斗篷男咽下最后一点酒,“不愧是特拉玛斯,这酒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特里斯坦的山坡上看着黄昏日落。”

特拉玛斯又吹了声口哨,脸上不自觉地眉飞色舞起来。然后奥德玛顿在背后给了老哥一拳,示意他不要那么得意忘形。

“哦对了,最近教会那边没有找你们麻烦吧?”忽然,奥尔弗带着略显担忧的口吻开口问道。

“最近他们应该没有这个时间吧。”特拉玛斯倒了一杯茶,小嘬了一口,“马上就要到双月节了,魔族骚动,他们腾不出手来折腾平民老百姓。”

“其实自从我们从村子里逃出来以后他们就没怎么折腾过我们,主要是因为特里斯坦属于边陲地带,不是教会的管辖区域。”奥德玛顿接着哥哥的话说道,“而且他们并没有合法通缉我们的理由。”

“看眼睛认人我直到现在都觉得是屁话。”特拉玛斯喝了一大口茶,“那帮神经病总是搞出些很奇怪的行动……他们不靠谱。信教会还不如信国王军,虽然他们经常到处抢东西,但好歹不会因为你长了一双红眼睛就要赶尽杀绝。”

“不过说实话,看到你们俩的眼睛第一眼,我还真觉得有点吓到了。”奥尔弗一笑,“毕竟红色眼睛的人的确很少见啊。除了恶魔以外。”

“我们是良民。”特拉玛斯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清白,“货真价实的人类。鸡都没偷过的那种。”

奥德玛顿显然觉得哥哥的笑话并不好笑,给他递了个眼神,示意他严肃点。他本能地感觉到两位熟客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。

“最近到处都在打仗。”斗篷男叹了口气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打到这边来了,还是保护好自己为妙吧。”

“的确如此,最近好几个军事区都进入戒备状态了。啧,既要和人类争地盘,又要防着魔族,真是够闹腾的。”奥尔弗附和地点点头,“不过左高塔那地方还是没人去,我前两天路过看那儿依旧半个人没有。明明是特里斯坦的边防重地却没有人把守呢。”

奥尔弗说的是特里斯坦西侧的一座黑色高塔。据说自很久以前就已经矗立在那里了,但是关于它的来历却没人清楚,关于它的一切似乎都是个谜。由于常年看上去破败不堪,那儿从来就没什么人敢去,只是用来吓唬小孩子效果拔群。结果后来越传越神乎,什么有黑影飘过啦,什么有遍地的骷髅啦……结果搞得军队都没敢往那儿派人,就这么成了一块缺口。估计他们也笃定是没人爱去那鬼地方。

“反正也没人愿意去那里……”斗篷男嘟囔着。忽然,他压低了声音。

“你猜怎么着,”他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,“前两天我听到传闻。有人说左高塔是魔族的东西,里面住着很多恶魔……它们会吃人。”

“哦老兄,你又在传播这些怪谈了。”特拉玛斯翻了个白眼,“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左高塔哪天啊呜一口把谁吃了的。”

“不不,不是这个意思。”斗篷男摆摆手,“听说是有人路过那座塔,然后就消失了……再也没有回来。”

“你确定他们不是被教会或者国王军带走了?”奥德玛顿开口问道,“他们经常这样无厘头的抓人。许多失踪人口后来都证实是被他们带走盘问了。”

“不是。我在军部有熟人,他们表示的确跟他们没关系。最近他们没接到要查人的命令。而且教会一直都没往特里斯坦派人。”斗篷男说道。

“人就这么消失了?连尸体都没有?”

“对,消失了。”

特拉玛斯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
“得了得了,你别吓唬他们了。他俩过会儿回家好像还得经过那儿呢。”奥尔弗拍拍斗篷男的肩膀,“比起恶魔的高塔我觉得还是想想怎么在混战里保全自己最靠谱……比起人类之间的残杀,恶魔离我们还太远。”

“此言极是。”奥德玛顿点头表示赞同。

“唉,打仗了打仗了,不知道店还能不能开下去啊。”特拉玛斯用力向后一靠,有些沮丧地嘟囔着,“明明几年前才从伊索尔德搬过来,还以为能过上太平的日子呢。平民老百姓不好当啊。”

“这个太平的小镇终究也要不太平了。”奥尔弗叹了口气。

“总之,你们两个最近别出什么事。路过左高塔也小心点”斗篷男好心叮嘱道,“现在不怎么和平。”

歌革玛赫兄弟冲他认真地点点头,表示他们听到了。

忽然,镇上的钟声远远地响了起来,空旷而辽远。店里还剩下的客人们都安静了下来,认真谛听着悠扬的钟声敲响了十二下。现在已是午夜12点,到了【RIDDLE】打烊的时间了。

“那咱们以后再聊,今天我们就先打烊咯。”特拉玛斯仰头喝掉杯子里最后一点茶,冲着对面的人说道。

“那我们也先回去了。天色不早了。”奥尔弗抬头看看墙上破旧的挂钟。

“下次要调点新品出来啊。”斗篷男恋恋不舍地对兄弟俩说道。

“期待您的下次光临。”奥德玛顿对着两人鞠了个躬。

【RIDDLE】中昏黄的灯光渐渐熄灭。随着客人的散去,特里斯坦镇终于陷入了真正的寂静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
    收拾好要带回去的东西,奥德玛顿走出门口,摘下屋檐旁挂钩上的提灯,递给哥哥一盏,然后掸了掸挂钩上的灰。

“今天还真是累啊。”特拉玛斯舒展了一下胳膊和腰,些许的刺痛让他有点咬牙切齿。

“和平常一样。”奥德玛顿平静地说道。

歌革玛赫家的兄弟开始向黑暗中走去,成为了夜色下行走的唯一光源。

“不过现在可真是比原先到处乱跑的那阵过的好多了。”

特拉玛斯感叹了一声。

约6年前,收留了兄弟俩的伊索尔德小镇陷入战火之中,大量年轻男子被抓去做佣兵,平民不得不开始逃亡。在颠沛流离之中他们来到了特里斯坦,这个安宁的边陲小镇,并用积攒下来的钱买了一个破房子开酒馆。说来这也一直是兄弟俩的梦想,弟弟做饭,哥哥端盘子,倒也乐在其中。

特里斯坦让他们尝到了和平生活的滋味。终于安顿下来之后,兄弟俩毫无悬念地爱上了这座和谐的小镇。虽然不及伊索尔德通达便利,但是乐于无人叨扰,自得清净。

如今的歌革玛赫兄弟已经年满21岁,进入到了他们刚刚开始的事业的黄金期。酒吧的名声也开始小小地在周围传播了起来,有许多客人慕名来到这里品尝美食美酒。兄弟俩小赚了一笔,有了一些攒下的钱,不禁开始忙着规划起未来。不过根据奥尔弗和斗篷男带来的消息,战争很可能马上就要蔓延到此处,这让他们不禁有些沮丧。

“要是酒吧开不下去了该怎么办啊。”特拉玛斯担忧地叹了口气,“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棒的地方,结果眼看着就要泡汤了。”

“总会有办法的。别着急。”弟弟难得温柔地安慰了他两句,“那么多事儿也闯过来了,不差这一件。况且,现在我们已经有一定的积蓄了,在哪儿不能开酒馆。”

“也是。”听了弟弟的话,特拉玛斯振作了起来,“以你我的名声和手艺,到哪里开不起来?”

兄弟俩相视一笑,继续向夜色更深处走去。

他们所居住的房子并不在酒馆附近,而是在小镇的西侧,正好经过传说中的左高塔。周围的气氛略显阴森,道上也没有半个行人。特拉玛斯想起了方才斗篷男说的话,顿觉细思恐极,有点瘆的慌。

“喂,奥德。”他打了个寒颤,指指左高塔的方向,“你说左高塔真的有恶魔吗?”

“这塔看起来阴森而且来历不明,有点民间传说也不奇怪。”奥德玛顿习惯性地推推眼镜,“我倒觉得不过是些传言罢了。至于失踪的那些人——边陲地区不缺强盗。”

“有道理”哥哥皱起了眉头,紧张的肩膀稍微放松。“而且如果塔里真的有什么东西的话早就出来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”

“别忘了在教会的名单上咱们还被归成了恶魔那类。”弟弟提醒道。

“哦,这点让我一直觉得耿耿于怀。”哥哥扶额,“这让我觉得恶魔好像没那么可怕了,毕竟在教会眼里我们都是同一类东西。”

“不是所有的恶魔都会吃人什么的,但是既然被纳入人类的敌人,被那么多人害怕,就一定有它的理由。”奥德玛顿想了想,“总之,还是不要碰到的为好。”

“毕竟就要到传说中的双月节了,魔族骚动——虽然从来没见到过。教会那帮人虽然不怎么靠谱,但还是小心为妙吧。”

哥哥耸了耸肩表示对弟弟的赞同。

此时的兄弟俩已经大概知道了所谓恶魔是什么东西。按照教会的说法,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邪恶生灵会赐予人毁灭,在双月节临近的时候尤其盛行。双月节来临时,人间界和魔界的月亮将会重叠在一起,使得两个世界的联系加强,魔族得以出来活动。不过两人对这些东西倒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恐惧,前提是只要他们不前来打扰自己平静的生活。想必这些东西对平民老百姓也不怎么感兴趣。

提灯的光点已经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左高塔。两人沉默地走着,开始还时不时闲聊两句,打破略显恐怖的宁静。但是他们心中都在祈祷能赶紧到家然后好好睡上一觉。所以后面这一段路程上,他们都抓紧赶路,说话的次数渐渐少了起来,接着就完全陷入寂静。就连一向吵闹的特拉玛斯也闭上了嘴。他快步走在前面,低头护着自己的小提灯不要被风给吹灭。

所以一路上,并未有人察觉异样。

但是走着走着,他话唠的本性就开始冒出了头。

“吶,奥德,你说,我们要是再赚点钱,是不是就能买个大点的屋子?”

他果然开了口,想要在逐渐缩短的回家之旅中继续展望自己的未来。

“如果仗没打起来的话,我们能不能就这么安宁地过一辈子?”

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,他的好弟弟并未回答他的问题。由于没人搭理,他有点急躁。

“奥德玛顿?你被风吹傻啦?倒是说句话啊。”他不满地对弟弟说道。

回答他的依然只有沉默。

“奥德?你还好吗?”

特拉玛斯忽然站住了脚。

“左高塔……会吃人。”

他想起了斗篷男阴阳怪气的语调。

“奥德,在的话就回答我一声……”

他站在原地,站在一片沉默当中。喧嚣的蝉鸣在耳边如同噪音般扩大,仿佛要将他整个吞噬。他感到自己的双腿开始颤抖。

“奥德……玛顿?”

特拉玛斯战栗着回过头去。但是他的身后并没有他的弟弟。沿着光源看去,他所看到的只有掉落在地上还未来及熄灭的提灯,和在地上蜿蜒曲折,不断回缩的荆棘藤蔓。

 

微调嗯。。主要是把图切出来然后调了下对比度。。
【希望以后能好好地画出亚瑟来。。希望】

其实和上午那一堆小剧场画在一页上。。(看左边一堆字就知道)
今天关于异色的脑洞还真多
感觉奥利弗比亚瑟好画是怎么回事啊摔!
(这人是个画渣求轻喷)
【依旧表白亚瑟和奥利弗】

依旧是涂鸦。。这回是短漫。。异色大法好ww槽点略多求轻喷
【同时认错人的阿尔和艾伦】
【继续表白亚瑟和奥利弗】